阿森底扯下一块布递给巴伦王子,“殿下把脸蒙起来吧!这种忐忑不知所措,就让我们几个拥有吧,要不然显得我们也太平凡了!”

  巴伦王子知道他意思,他不想让后面那些跟他们同来的小家伙们,这么快就因为两个巴伦王子的存在而惶恐不安。

  巴伦王子其实很期待合周公子把他们带到什么了不得的地方最好是一下子能从这里解脱,他早已经受够了这种看不见的敌人和看不见的游戏却又身在其中的感觉,但是等他们回去的时候才发现,只不过是带到了有水的地方,请他喝点水。

  穿越时空而来的巴伦王子确实渴了,之前的游戏地点,根本没有太多的水源,而且他们又因为其中的什么原因,变得不断焦渴!他一口气儿咕咚咕咚喝下去了几水袋,才觉得有些满足!

  他抬起头发现合周公子一直在打量他,但是没有说话,而且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觉得他有说话的意思,于是忍不住问,“公子到现在还不相信我吗?这里面没有什么虚弱的敌人,在之前首席长老也说过这样的话,所以如果他们想要来使什么坏的话,可以不通过这种比较难缠的方式,他们也不太喜欢委婉,他们会直接做的,要不然就是实现他们的大梦想……”

  他还想再说下去,但是合周公子打断了他,“殿下的意思我了解了,我能够想到你所说的那个你陷入的游戏操纵者会用这种方法的原因,就是他们要找的东西,他们也一直不知道藏在哪里,所以出于安全起见,他们想让你回去,把之前走过的路重新走一遍!因为他们开始这个游戏的时候,我们在这里面已经走过了半程,而现在他们已经不相信他们自己凭借他们那些得天独厚的优势能找到了,于是他们想让我们返程!所谓的修补回归之路也是要不断的找到能够回去之路上那些质地大小颜色皆不相同的一些石头!”

  巴伦王子想了想说道,“这个应该不会太难,之前我们也得到了琥珀……”

  合周公子带了丝明示的遗憾摇头,“可是现在不同了,那些拥有特定意义的石头,那些在千万坏石头之中,被人选择出来的石头已经藏在了一些特定的人与怪物之手中!”

  巴伦王子困惑道,“到底是为什么这里不断的涌入新来的人和新来的怪物,还有其他的东西,不是说,这里很难与外界打通,但是现在看来,这里的访客简直是络绎不绝!而且每一个都不是经历了所谓脱胎换骨才进来的!他们分明进来的很轻松!”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知道这到底是他们的故弄玄虚!还是这里其实还有更加独特的门!”合周的目光渐渐抽离于现实……

  巴伦王子盯着合周公子的眼睛,看到那些熟悉,而又分明在之前见过不久的眼神,他分明觉得那眼神不对,他看过太多次那双眼睛,合周公子的眼神一向镇定大胆,而且有所包含,不像现在,陌生又遥远!巴伦王子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也许现在需要担心上当受骗的不应该是他们,而是自己,如果合周公子他们都是假的!自己却又托付了真心,后果将不可想象。

  穿越时空的巴伦王子后来又说了很多的话,但是合周公子基本上都不回答,而且他的眼神,让巴伦王子的心觉得很别扭。后来巴伦王子主动离开了那里,躲得合周公子他们远远的,看到他们一直在窃窃私语。其实大多数的话,他都能听到,但是有点不想听,仿佛他的心里面已经厌烦了,放弃了能够在这里面逃生的想法,想要在这里,顺其自然自生自灭,但是有几句话偏偏那么凑巧地飘进了他的耳朵。说的像是巴伦王子已经死了。!原来如此,他们已经亲眼看到自己死掉了而且连尸体都已经被毁,是绝对不会起死回生的程度!一开始,他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这种状况可不是意味着巴伦王子在之后会死掉,而是多出来了,一个人数量变多和变少,都会让人困惑,他在心上笑笑,然后猛然反应过来,他们认为自己是已经死去的人。

  到底为什么?这是哪里来的判断?巴伦王子觉得简直是莫名其妙。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办法说服他们,自己是真的巴伦王子,也没有法儿告诉他们他们未来很安全,通过了无数的大小障碍,他们只愿意相信他们看到的。

  巴伦王子的心情复杂极了,不知道接下来要何去何从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只怪兽向他走来。而奇怪的是别人都看不到,只有他看得到,更奇怪的是这只怪兽,用它那张奇丑无比的脸在冲他微笑,怎么能够看得出来呢?那样的眉眼,无论它是在发怒还是在微笑,都不可能用它巨大无比也奇丑无比的面容表达出来的喜怒哀乐,因它们都只像一种表情卑鄙无耻的恐怖。但自己可能是真的见多识广了吧,已经认定这一只的与众不同,它是在打着招呼!

  这家伙笑嘻嘻地走过来,马上说明来意,它的人语同样不错,它们这波怪兽的被赋予的能量之中,唇齿一直很清楚,除了声音格外憨重之外,没别的毛病,“现在,尊贵的殿下一定很困惑吧,来来往往的事情,无比多的复杂存在,我这里都能够让你得到解脱!”

  巴伦王子差点直接笑出声来,真是个可笑的游戏设定,“代价是什么?”游戏的操纵者,终于被他们的愚蠢,搞得生闷气了吗?他们肯定是大发雷霆过的,所以派了他们的手下直接来要东西了!而且这也只是一个短短的先礼后兵,如果自己被他们认作是不老实的话,他们会送给自己繁琐无比的见面礼!

  这只巨兽不理会巴伦王子的嘲笑与讽刺,只是自顾自给出它的规则,“任何你拿得出,而且我觉得是值得的都可以作为我们交换的代价,一次可以问一个问题,我会很周到的给你解答!”

  巴伦王子有点心动现在他最迫切的就是得到答案,无论如何都想知道答案,但是问题太多了,更关键的是,他要把持住自己脸上的表情,丢掉慌张,焦急暴躁,平淡一点最好,能够心如止水更好,当然他还做不到,“你的主子就那么确定,我是一个喜欢了解一切的家伙吗?万一我是一个学而不思的家伙……”

  书客居阅读网址: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62883/2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