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到了正题,赵凡必须要认真对待了,毕竟,他和陈曲焕合作的目标,就是帮助对方取得州牧之位。

????而州牧是什么概念

????掌控着建邺州十三国的命脉所在

????翻手间,便可令治下一方国土易主。

????成为一方州牧,就意味着真正登上了一座疆域的强者舞台了。

????可州牧,也是直属域主的。

????因此,篡权州牧,并非简单的事。

????一旦失败了,后果可想而知。

????更何况,州府之中,明面上就州牧一位地阶强者,可暗中绝非这么简单,就像徐坤说起过的影卫,据传七大影卫联手,可匹敌一位地阶初期。

????不过,至于这些内部情报,赵凡没有丝毫担心,还有谁能比这出身于州府的少州牧更了解

????“赵兄想知道什么,但说无妨。”陈曲焕的面色也无比凝重,他隐忍了这么多年,为的就是现在。

????若是同父异母的弟弟陈玉麒死了,恐怕还要再将计划延后很久。

????赵凡点头说道“首先,在下想确认除我之外,陈兄还有哪些牌。这次的合作,牵扯到了州牧之位的变更,我希望彼此能开诚布公。”

????“如你所言,我亦是这般想的。”陈曲焕略作思考,便道“有我的一位师兄,他是准地阶,却可凭借外物,拖住一位地阶初期,虽然赢面不大,却可立于不败。”

????“哦”

????赵凡讶异的看着对方,那所谓的师兄,也属于越大阶位而战了,不过并非匹敌,仅仅是纠缠而已。但面对玄阶和地阶的巨大差距,确实难得。

????同时,赵凡开始好奇陈曲焕暗中的身份了,有那等师兄,绝对有一个强大的师父。

????陈曲焕似乎知道赵凡在想什么,便摇头说道“这事,我师父不会插手。”

????“若陈兄的底牌仅是我和你师兄,恐怕还是难啊。”赵凡像是为难般,装模作样的一叹。

????“嗯。”

????陈曲焕再度露底道“我自身,也是准地阶,可与地阶初期周旋半个时辰。此外,我暗中扶持了一个宗门势力,不知赵兄可听闻过暗楼”

????暗楼。

????赵凡摇了摇头。

????陈曲焕见此并没有意外,对方飞升之后就跟随梁瑞修行,外界之事极少耳闻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他便解释的说“暗楼,是一个遍布建业州十三国的杀手组织,成员不多,一共九十九人,可每一个都是精通刺杀之术的玄阶巅峰,接过的业务中,凭借合计之术,连地阶初期的都杀过一位。在需要赵兄出手前,暗楼的杀手们,便可搅乱州城。”

????赵凡怔了一怔,心中对这少州牧升起了佩服,竟然成立了如此强大的杀手组织,更有过连地阶强者都能刺杀成功的恐怖战绩。

????而在这个时候,陈曲焕像是想起了什么,便忽然笑了下,“对了,我有一件事险些忘记了,曾经有人在暗楼发起过一个刺杀任务,而目标,却是赵兄你。”

????“嗯”

????赵凡听了之后心脏一颤,少州牧的语气,显然那针对自己的刺杀任务不是建邺州府发起的,应该是另有其人。而自己来到元界后交恶的不多,也就那罗玉堂还有秦千越。

????如果不是他们,恐怕答案就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针对大造化一脉的幕后黑手

????想来也对,幕后黑手在赵凡飞升之初发布过定位为元阶级别的通缉令和赏金任务后就没什么动静了,过了七个月,极有可能变本加厉了。

????陈曲焕观察着赵凡的表情,却没能在那种处之泰然的平静中看出什么,他不再卖关子,直言道“那个刺杀任务,被我压下来了,也派杀手调查过此人。最后发现,他也是被委托来发起针对你的刺杀任务的,至于幕后的金主是谁,我暂时没有眉目,还望赵兄莫要见怪。”

????“没关系。”赵凡微微摇头,一点也不介意。

????陈曲焕隐忍之下的能量再大,也不会大到直接对抗一方州府的。

????而那个针对大造化一脉的幕后黑手,却能在自己飞升后立刻察觉并锁定位置发布任务等一系列的操作,要知道,元界很大,飞升之地也不是固定一成不变的,对方反应的速度如此之快,绝对神通广大。

????陈曲焕查不到确实情理之中,如果真查到了什么,才是意外。

????不过,此事却引起了赵凡的警觉,第一次幕后黑手发动的是行省范围内的元阶佣兵和赏金猎人,这第二次就直接上升到了州府范围内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上限更是连地阶初期都能灭掉。

????那下一次,等待自己的又会是何等程度的风暴

????因此,赵凡感到了一种箭在弦上的紧迫感,他本以为自己崛起的脚步已经够快了,现在看来,连能否自保都是个悬念,更别提与那幕后黑手抗衡了

????“还得更快。”

????赵凡沉下心来暗道。

????接着,他看着与自己对桌而坐的陈曲焕,分析的说道“陈兄手中的三张牌,令师兄可拖住一个地阶初期,暗楼的近百杀手进行合击可匹敌一个地阶初期,而我的最强威能是半步地阶,若是入了蕴灵池达到预期效果就是地阶初期的战力,还有其它的底牌么毕竟,州牧,也就是令尊,乃是货真价实的地阶,他麾下也有地阶战力。”

????陈曲焕点头说道“我们这边,暂且就三张,加上我自己,相当于半张。再说说州府吧,除了我父以外,他手下有七影卫,通过合击之术可算成地阶战力,这张牌让暗楼去挡。然后还有一个名为柴狂的地阶初期,他是陈玉麒的舅舅,这张牌就由我师兄去拖。”

????赵凡眼眸一动,声音略微沉了三分,“陈兄的意思,是让我来对战州牧”

????“是,也不是。”

????陈曲焕先是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便算无遗漏的说道“赵兄所要做的,便是拖住我父一个时辰即可,期间,身为半张牌的我,便会布置好一切,彻底的压制州府一众强者。”

????“我想知道具体。”赵凡目不转睛的直视着对方。

????“可以。”

????陈曲焕缓缓的放下酒杯,以传音的方式说道“家师,乃是乱古疆域之中的第二阵师,而我主要学的,正是阵法一道。我花了十年的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州府布置了许多残阵,若是将它们合纵连横,便可形成一个整体的大阵,但若是执行,一开始便会出现波动,被州府中的地阶存在察觉到。而开始到结束的时间,将近一个时辰。”

????“恐怕这才是陈兄最大的底牌吧。”赵凡笑呵呵的喝了口酒。

????“没错。”

????陈曲焕的面庞上浮起自信之色,“大阵一旦激活成功,就会锁住范围之内的虚空,然后便可逼我父退位”

????赵凡淡定自若的说道“而到了那时,我的生死,也是全凭陈兄一念之间啊”

????“赵兄多虑了。”陈曲焕摇头笑道“我最初萌生计划时,确实是这样想的,将合作的对象,一同灭掉,以免东窗事发被捅到域主那边。但是,在遇到你和梁瑞后,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不是我能招惹得起的。”

????“唉”

????赵凡叹了口气,便起身看着陈曲焕说道“抱歉,我这个人,喜欢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阁下还是另请高明吧。另外,还请陈兄放心,今日的谈话,包括所有关于合作的事情,我不会对外吐露半个字。至于九怨黄泉花和冷幽花,等我回去跟老师要到手也会完整的送过来。”

????话音一落,他便作势要朝包厢外走。

????陈曲焕见此情形,当即就有些急了,他连忙追到赵凡身前,说道“赵兄,等一等。”

????赵凡停住脚步,他语气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说道“想要和我合作,可以。但是,除非将那大阵的核心印记复刻给我一份,否则免谈。”

????“这”

????陈曲焕面色变幻了数个呼吸,他心一横,便点头道“行,随我前往州城之后,便会给你。”

????赵凡也不矫情,下一刻,他就返回座位上自顾自的动筷子吃上了。

????“”

????陈曲焕表面上挂着笑容,而心里却是马卖批,这下子他服软之后,主动权就又回到了对方手中。

????没办法,谁让又有实力又靠谱的合作对象,难以寻到呢

????更何况连魂之三花都预付了两株,对方若是毁约就算不归还,有梁瑞在,陈曲焕也奈何不了赵凡一根汗毛。

????因此,陈曲焕现在选择退让,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接下来,这顿饭吃的极为愉快,该谈的都谈完了,双方就扯东扯西的。

????“赵兄,今日的拍卖会,你可出手了”陈曲焕随口一问。

????赵凡轻描淡写的说道“侥幸拍到了一个小物件。”

????瞬间,雅间之内的氛围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陈曲焕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凡,寂静了十余秒,前者有些石化的问道“真的假的”

????赵凡掌心一翻,纳瓶就映入了对方的视线。

????“纳瓶”

????陈曲焕瞳孔一缩,倒不是被纳瓶惊艳到了,这种东西,他在州府中也见过几次,而真正让他震惊的,是拍卖会的一百件拍品中,就只有一个纳瓶,被某个最高档次包厢中的神秘贵宾强势拿下。

????“那个人,是赵兄你”陈曲焕声音颤抖的问。

????赵凡莫名其妙的道“对啊,有什么问题么”

????“没没问题。”陈曲焕尴尬的一笑,他心中对于面前那个相貌平平的年轻男人,却是更加重视了,因为,有资格坐在万宝阁顶层包厢的,无一不是身份尊贵的大佬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315/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