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师呆呆的立于原地,望着眼中那个人族青年渐行渐远,他感动,又不敢动,唯恐猝不及防的被对方杀个回马枪!

    “他……是在玩我吗?!”国师心中抓狂的咆哮着,直到夜幕降临时,他四面八方依旧是风平浪静,随后便试探着迈动双脚。

    一步两步,十步千步。

    羽灵国和岩土国接壤的边境线已触手可及。

    国师鬼鬼祟祟的回头望了下,确定什么也没有,便欢天喜地的跨了过去,“那个傻叉,竟然敢放我一条生路,迟早你会后悔的,我这就片刻不耽误的返往族中圣地,下次再来时,就是你陨落之日!”

    话音落下,他便犹如一阵风穿梭于夜色之中。

    殊不知。

    赵凡的本意是想将国师除掉的,不过,就在追踪至那片荒林时,听到了国师的独白后,临时改变了注意,那就是不杀!

    之所以留个活口,是因为,赵凡巴不得更多的强者主动过来砸场子。

    一方面能立威外加捞一笔外快。

    另一方面,就是在短时间之内,迅速的声名鹊起,若是赵凡的名号响彻整个冥界时,如果十七真的没有在神机门主偷袭府邸那天彻底湮灭而来到了冥界,就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这比大海捞针有效率多了。

    赵凡若是真的怕事,也就不会令弧月斩追到三眼族圣地将羽灵国主置于死地。

    正所谓艺高人胆大,魂体强度相当于冥尊三重境,配上可动用手段,在四重境中亦可无敌,纵使大型王朝帝尊那一级数的五重境来了,敌不过也可安然离去。

    这就是底气!

    至于传说之中的冥神……

    基本上不问世事。

    再不济就争取短暂的时间,催动神之头骨暂避其锋芒回归于人间便可。

    ……

    赵凡回到羽灵城后,并没有将前国主遗留的众多皇子皇孙斩尽杀绝,而是命令宫中侍卫,把但凡长着三只眼睛的全强制聚集到了面积极大的御用冥斗台上。

    这些皇族们,挺尴尬的,身为根正苗红的三眼族,却无法像普通族人那样拥有一次开启传送门的机会,因为他们降生之后就在羽灵国,去过最远的地方都没有超过大枯王朝的范围,以至于根本没去过族中圣地,而祭台的印记,唯有置身于其中才能种下。

    一天之前,还是地位崇高的皇族,随着那个人族青年的出现,所有的骄傲都不复存在了,甚至面临着随时会被处死的命运。

    毕竟一个政权的稳固,几乎都会将上一个政权的遗留斩草除根。

    赵凡扫视着众多皇族们,目光所及之处,经过哪个身上,哪个就会骨头发软的发抖。唯一的靠山倒了,站在面前的还是强势压倒那个靠山的,所以慌的不行。

    “今天,有人会死,有人不会死。”

    而在这时,赵凡的声音回荡在御用冥斗台之中。

    他没有卖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罪孽深重者,死,无功无过者,发配各大府区劳作,而功德加身者,自行选择是继续留在宫中被录入官职还是离开。”

    话音落下。

    数百位皇子皇孙和为数不多的公主们神色各异,有的平静,有的激动兴奋,有的耷拉着脑袋一脸绝望之色。

    “话说明白了,那就不浪费时间了。”

    赵凡身形一闪,就瞬移到左侧的第一个皇子身前,“罪孽,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315/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