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五点半,神秀精疲力尽的开着车,抵达了前月家族地。

    赵凡和姬岚勾肩搭背,满身酒气的相互搀扶着与前者进入法阵。

    这一夜,洗脚按摩,性感麻豆献舞,饮酒狂欢几乎像帝王般享受,那顶级包厢地上的名酒瓶子快堆成山了,他们即便现在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接着连房间都没来得及进,就倒在广场上边睡着了。

    直到正午,艳阳高照。

    赵凡眼皮刺痛的醒来,他睁开一看,众女都围在四周搬来椅子坐着,投来审视的目光。

    “我脸上有花?”赵凡疑惑不已。

    林芊芊冷哼着扔过来一个小镜子,“自己看。”

    赵凡接到手照了下,尴尬极了,左边一个大红唇印子,右边更是有三个!

    十七鄙视的问:“如实交代,昨晚说好去肖家的,呵呵,这是去烟柳巷子浪了吧?”

    “没有,我没啊。”赵凡边说边四下环视,想找神秀和小王爷,却没见到他们的踪影,便问众女他们的去向。

    小貂嘿嘿笑着说:“小王爷醒了后就回镇南王府了,至于大秃子,在他那院中拿着砂纸磨脸,并对佛祖忏悔呢,就你睡得沉。”

    “……”赵凡举起手对向天际,然后他望着林芊芊的方向,义正言辞道:“我夜里头真的清白啊,常言道出淤泥而不染,我现在若不是童子身,愿天打雷劈。”

    上空,万里无云。

    赵凡笑道:“看吧,老天爷能为我证明。”

    “淤泥不染?那脸上怎么解释?”林芊芊不冷不热的说道:“家里有花不采,非要摘野花,哼……不写个一万字的检讨书,我们不会原谅你的,另外,不能有一句重复。”

    赵凡心中崩溃,这回惨了,那大包厢被肖七少安排了一大堆美女侍奉他们,加上喝的有点多,并不知道啥时候脸上遭到了偷袭,很是无辜。

    面对众女犹如杀人的目光,全都在为林芊芊打抱不平。

    他暗中一叹:“唉……算了,解释不清的,那就写吧。”

    就这样,赵凡花了一个下午,把万字检讨呈上林芊芊的手中,她过目后满意的点头:“下次不许这样了,即使什么也没做,可影响不好,家里边什么类型的没有啊?平时装的像个正人君子一样,却跑到外边寻欢作乐。”

    “遵命。”赵凡举双手投降,他纯粹是想在和小王爷分别前,好好一起乐呵下的,这种情况值得他一醉,所以就没有以龙阳之力化解酒精,结果倒好,早知如此,就直接夜不归宿,等醒了从头到尾检查一遍再回来了!

    接下来,众人吃了晚饭,赵凡把珈蓝须弥玉的东西全倒腾出来,她们整理好装了箱子,就由风倾城开车送往了机场,赵凡跟着一起去的,就留神秀单独在族府忏悔。

    不久之后,抵达了机场。

    临过安检时,赵凡抱着林芊芊,伏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下次去江北,就是采花之期。”

    “谁给你采,做梦。”

    林芊芊伸手掐在他腰间软肉,然后长吻了几十秒,随之松开道:“在外边记得照顾好自己,不许瘦了。还有,别被那个大秃头带坏了。”

    “嗯。”赵凡笑着挥手。

    “猪头,那我们先走了。”十七有些不舍的说:“有我在,她们便安然无恙。”

    “整的跟我要挂了一样。”赵凡摊手无奈。

    小貂上来求了个抱抱,皇甫晴犹豫了下,没上前,仅隔着空气说道:“弟弟加油。”

    送走了众女,赵凡便和风倾城回到外边的车内,双手枕在脑后,笑道:“倾城,我耳朵终于清静了啊。”

    “凡哥说的对。”风倾城撇了撇嘴,这种齐人之福,换成其它男人,把头磕破了都求不来,你还嫌弃上了?

    赵凡拿了一个巴掌大的小瓶,塞入她口袋中并道:“这瓶子血,你每次在练功时往眉心涂几滴,七日之后便可踏入宗师之境,差不多一个月能涂完,那时至少是宗师中期。”

    “哦?”风倾城震惊的险些给车开到树上,她调整好方向盘便怔怔的问:“那是什么?”

    “佛曰,不可说。”

    赵凡微微一笑,他给对方的,大概有一百毫升道胎血液。

    如今,风倾城卡在半步宗师已久,底蕴早就够了,欠缺的就是对道的感悟,火候不够而已。虽然她的武道,与肖轩身体蕴含的那条道不同,小王爷也是如此。

    但大道三千,殊途同归,道台血液的道便能有助于风倾城和小王爷对道的参悟,就好比数学中的同类题,借鉴了一个范例,本来不会的也能试着答对了。

    不过,道和道之间的差别,远比同类题复杂的多,自身也要有对道的感悟,否则,摆在面前都犹如天书。

    ……

    一日后,扬州省的某辆大巴之中。

    “赵老弟,华夏那么多地方,为何来扬州啊?”神秀边吃着薯片,边满头雾水的问。

    “此乃天意。”

    赵凡脸上浮起高深莫测的淡笑,他是绝对不会说昨晚拿着华夏地图纠结到半夜,最后通过扔鞋子的方式定下扬州之行,不止如此,鞋尖正好抵在了地图上扬州的广陵。

    这事若是被神秀知道了,肯定得给他吐槽个半死……

    过了二十分钟,便到了广陵这座历史悠久的小城。

    身边跟着个吃货,第一件事自然就成了扫荡美食街,下午除了吃啥都没干,天就黑了。

    赵凡和神秀来到酒店住下,他在自己房间,拿着买来的广陵地图,脱下鞋子后闭着眼睛又是一扔,鞋尖上的豁口不偏不倚的点在了一个名为“沙头”的镇子下辖的村子,小虹桥村。

    “尴尬,鞋大哥你就不能落在城区的街道吗?”赵凡不太想去僻远的村子,便决定重扔。

    三秒后,鞋子再次落下,主体压在了其它镇,可他蹲下身看向鞋尖豁口时,就愣住了,又是小虹桥村!

    “……”

    赵凡无语了,莫非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他深思熟虑过后,就卷好地图收入珈蓝须弥玉,认为那地方应该有一场造化,就是不知是大是小。

    因为,大造化一脉,被动选择时,通常不会无端指向一个地方,何况,又是连着两次把赵凡他往小虹桥村引。

    赵凡拿起新手机,跟林芊芊聊了一会儿>

    次日清晨,赵凡踹开神秀房间的门,把他喊起来洗漱,吃过早饭,便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沙头镇的小虹桥村。

    下车尚未进村,耳中便传来了激昂欢快的曲子,约么六七种乐器合奏的,像什么唢呐、喇叭、笛子、闷管号之类。

    “无量那个天尊,不愧是九零后天师。”神秀竖起大拇指说道:“也不知这么多村子为啥偏偏就选了小虹桥村,一来就碰见办丧事的。”

    “咳……”赵凡尴尬的一笑,便道:“调子没那种哀沉,这是喜丧,走吧,说不定还能蹭顿饭呢。”

    “不吃,打死也不吃。”神秀本能的抗拒着说:“非亲非故蹭丧饭,再好吃都要倒霉的。”

    “喜丧的饭能蹭。”

    “真的?”

    ……

    赵凡和神秀边聊边进了村子,跟一个在门外晒太阳的老爷子打听了下,这才知道,是村长家的姑娘在外边出车祸死于非命。

    这老爷子又拿拐杖敲打着门前的石头,生气的说:“胡闹,胡闹!”

    赵凡和神秀面面相觑,这事确实是胡闹,太反常了……

    喜丧是给活够岁数没怎么生过病的老人办的,可一个横死在外的年轻姑娘,却办了喜丧?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315/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