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火眼狻猊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他笑着建议道:“少爷,或许,你把那件东西忘了。”

    “那件东西?哪件……”

    赵凡说到这时,唇齿戛然卡住,他猛地一拍大腿,道:“对啊,有它在,还愁毁灭虚空?”

    他们口中的那件东西,正是兽神当年寄放在大罗古宗,如今已被身为传人的赵凡所取回之物。

    之前,赵凡在彻底离开了大罗古宗的控制范围后,就迫不及待的引动兽神令的气息,将祖血之阵开启了。

    而其中,浮着一枚九色珠子。

    青鸾和火眼狻猊、泰坦暴熊看见九色珠子的第一眼,神色就变得无比激动起来。

    此乃陪伴着兽神闯下赫赫威名的宝物,更是可成长型的,被他强化到了天阶后期。

    九色珠子,名为,破灭星珠!

    是兽神在一座无名遗迹之中,得到的,不知被尘封了多少年月,甚至,原主人在炼制完这宝物不久,还没来得及开始蕴养,就死劫临身了。最终凭着残魂,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遗迹。

    而破灭星珠,是将九颗截然不同的星辰,凝练融一而成!

    它蕴含了九种星辰之力,所以,就有九种功能。

    其中一种,便是被兽神命名为“黑暗吞噬”!

    黑暗吞噬这个功能,源自于九枚星辰之中的黑暗星辰,触发后将天地虚空吞噬,跟玩一样!

    “正好,我现在只能动用破灭星珠的三种功能里边,就有黑暗吞噬。”

    赵凡笑了一下,就拿意念操控着流沙浮屠所化的粒子,离开了跃剑山庄,又一次这回了黑月山的方向。

    “少爷,这黑暗吞噬的范围和力度,是根据持有者阶位是定的。”青鸾介绍的说道:“而你因为魂力振幅异于普通魂修,所以它识别到的阶位,应该是地阶中期的顶峰。”

    火眼狻猊点头说道:“确实是这样,不过,黑月山的范围不大,又没有特殊手段抗衡吞噬之力,轻而易举就能让此地的虚空彻底易主了。”

    泰坦暴熊唏嘘不已的叹息道:“破灭星珠,我还没亲眼见过兽神大人动用过,唉唉,若是当时被众多天阶围攻时,破灭星珠还在他手上,说不定会是另一种结果了。”

    “蠢。”

    青鸾一巴掌拍在了前者的头上,“兽神大人既然决定将破灭星珠留给少爷,就意味着,即便有它在,也改变不了局势,无非是多挣扎几下罢了。”

    “但愿吧。”泰坦暴熊感伤的点头。

    “兽神,你的破灭星珠,不会在我手上蒙尘的。”赵凡心中默道,之后,他便催动早已炼化的破灭星珠,将其祭出了流沙浮屠外。

    下一刻。

    破灭星珠就仿佛化身为一个无尽的黑洞,以它为中心,整个黑月山范围的虚空,瞬间就变得极度扭曲,像是覆盖了天地的黑色大漩涡般,并且全都被强行吸向了破灭星珠的位置。

    滋滋滋!

    九色的破灭星珠,也化为了纯粹的黑色,不断的旋转,而吸过来的虚空,它贯彻了来者不拒的风格,来多少,就吞掉多少。

    前后不到十个呼吸。

    黑月山一带的虚空,就沦为了虚无。

    “可以停了。”

    赵凡意念一动,便招手将破灭星珠引入了流沙浮屠,接到掌心。

    破灭星珠的黑色,开始了渐渐的退散,而其它八种颜色,也缓缓的显化,与黑色各自占据一等份时,才停下了色变的趋势,恢复如初。

    而外边的虚无,从四周的虚空边缘衍生出来了新生虚空,就跟大换血了一样。

    赵凡翻来覆去的把玩着破灭星珠,过了一会儿,便将它收入了体内,令流沙浮屠的粒子,回到了跃剑山庄。

    ……

    与此同时。

    这座疆域内不论是明面上的强者,还是隐世的老怪物,在方才那十个呼吸,全都没由来的升起了一种心悸的感觉,而源头,便是这边的黑月山一带。

    那些强大的存在,当时根本不敢窥探,唯恐是某尊绝世强者现身,波及到自己。

    持续的时间很短,心悸感也随之消失了。

    这一刻,所有强者才敢试探性的隔空而“望”,却没有发现半点异常的迹象,最后成为了心中的谜团,不了了之了。

    ……

    跃剑山庄,巨剑建筑的顶层之中。

    跃剑庄主如释重负的放下玉符,终于谈好了时光逆流的报仇,虽然被狠狠的宰了一次,但是与自己的性命相比,不亏。

    现在,他要做的是,就是等那位称号为“斧魔”的地阶巅峰,从域外归来,预计明日下午,就会赶到跃剑山庄。

    值得一提的是,斧魔此时并没有在这座疆域内,而是与两个生死之交,在域外的一座太古战场切磋论道,所以,斧魔没有感受到那源自于黑月山一带的短暂心悸感,否则,要么索要的报酬往上大幅度增加,要么直接拒绝。

    跃剑庄主把剑形元兵拔出鞘,开始了擦拭。

    看起来一遍遍重复的擦剑又枯燥又无聊,其实不然。因为,跃剑天宫作为剑仙流派,存在一种与提升自身同样重要的修炼,那便是养剑。

    而养剑的手法,共计一百零一式。

    凭此手法循环的擦拭本命仙剑,便可将之品质进行提升。

    但绝非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需要日积月累,长期如此。

    本命仙剑,是入道之初就开始养的。

    这也是剑仙的一个优势,通过养剑,就会拥有与阶位适配的元兵,并且还是犹如身体一部分的本命元兵!

    赵凡站在流沙浮屠中,望着下边那花式擦剑的跃剑庄主,不禁佩服的说道:“还真是耐得住寂寞啊。”

    “不然呢?”

    青鸾笑着说道:“一个剑仙,一辈子有过半都是在养剑。就像暗楼的齐风,他在自己的剑上,投入的精力,绝对超乎少爷你的想象。”

    “是吗?”

    赵凡诧异的说道:“可我平时也没见他这么养剑啊。”

    “养剑的方式有很多种。”火眼狻猊接过话茬,介绍的说道:“据我观察,齐风养剑用的是应该是生灵之血,因为他那把剑上有腥气。”

    “拿血养剑?”赵凡目瞪口呆的道:“那最后会不会养成一把反噬心神的凶兵?”

    “其它人有可能,但绝对不会在齐风身上发生。”

    青鸾解释的说道:“齐风用来养剑的生灵之血,是他自己的……我感知的很清楚,而且,齐风的手臂上那一条结痂颜色很新的伤口,就是常年放血,已经无法彻底愈合的了。通过自己的血来养剑,是不会反噬的。”

    赵凡回忆了片刻,齐风手臂确实有条口子,从第一次见,直到离开建邺州府,都一直存在,他没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

    泰坦暴熊看着跃剑庄主擦剑,都开始犯困了,他便索然无味的摇头道:“走吧少爷,去跃剑山庄其它地方逛逛,不然得无聊死。”

    “同感。”

    赵凡也受不了了,暗自庆幸自己不是剑仙一脉,否则除了自身的修炼,还得分一半时间来养剑,他实在受不了。

    接下来。

    流沙浮屠的粒子便在巨剑建筑之中的其它楼层闲逛,结果,跃剑山庄的高层们,除了练剑就是养剑……

    甚至,山庄之中的弟子,也是如此。

    赵凡无语的吐槽道:“他们就不能有点兴趣爱好么?这未免也太用功了。”

    这个时候,火眼笑道:“少爷,这仅是相当于分支一样的地级势力,若是在主体的跃剑天宫,你就会看见更枯燥无味的情景了。”

    “哦?”

    赵凡好奇的问道:“具体讲讲。”

    “跃剑天宫,连坐骑都养剑,你信不信?”火眼狻猊说道。

    “什么?坐骑也这样?”

    赵凡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有点离谱了吧,坐骑养剑干毛?”

    “可凝结为辅助的剑阵。”火眼狻猊解释的说道:“令剑修的威力得到增幅。”

    “……”

    赵凡哭笑不得的说道:“还真是物尽其用啊。”

    ……

    之后,就无聊了。

    赵凡索性让流沙浮屠的粒子落在一片叶子上,聚精会神的继续着功法融合的征途。

    直到第二天的午后。

    跃剑庄主停止了擦剑,他眉开眼笑的飞身冲向了山庄的法阵入口,像是准备迎接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大人物般,这一幕,引得山庄弟子们纷纷惊奇,究竟是谁要来?

    而赵凡,也停下了对无名功法和造化的参悟推演。

    没多久。

    跃剑庄主便笑容满面的陪着一位背后挂着把黑色大斧子的身影回来了。

    对方的身高,足足有三米,看上去十分魁梧,而身上的皮肤,近乎像是快要被肌肉撑爆一样,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感。

    而那把黑色的大斧子,乍一看,上边裂痕密布,仿佛报废了的垃圾货。

    可若是仔细观察,便能注意到每一条裂痕之中,都有着犹如熔岩的东西流动。

    这便是,名动整座疆域的斧魔,连域主都见到他,也要礼敬有加的对待!

    除了实力的强大,还有就是资历,据传,斧魔在十万年前,就已声名鹊起了,甚至他还有一个弟子,踏入天阶成就了圣人之名,奈何本身的资质有限,达到地阶中期后,就犹如蜗牛般一丝一丝的往上爬,花了将近九万年,才达到地阶巅峰。

    而那把斧子元兵,是曾经为其弟子的天阶圣人,送的!

    评级是地阶极品!

    “斧魔前辈。”

    跃剑庄主边走,边点头哈腰的说道:“我已备好了至尊宴,为你接风了。”

    “至尊宴?”

    斧魔闻言之后,原本不屑的神色便提了一分兴趣,“是跃剑天宫的至尊宴?”

    “正是按跃剑天宫规格而做的。”

    跃剑庄主卑微的笑道:“为了准备它,在下可是动用了所有珍藏的食材啊,但是,斧魔前辈赏脸来享用,值了!”

    斧魔点了下头,便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等吃完,我就随你前往那什么山。”

    “好,好,好。”

    跃剑庄主激动的连道了三句好,将前者请入了山庄核心的巨剑建筑,然后来到专门接待贵宾的那一层中,他冲着前方的大桌子比划着手道:“斧魔前辈,请上座。”

    殊不知,一枚他们感知不到的粒子,已然悄无声息的跟着混了进来,此刻,落在了斧魔身上那把大斧子之上。

    赵凡和泰坦暴熊身为吃货,望着光幕上那桌前所未见的至尊宴,不由自主的流起了口水……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315/1111/